中國碳交易網 首頁 碳顧問 查看內容

消極減排、拿中國霧霾找“安慰”,澳大利亞大火誰的“鍋”?

2020-1-18 12:09 來源: 柳葉刀

截至今年1月上旬,澳大利亞的這場大火整整燃燒了4個月,炙烤過10萬平方千米的土地,幾乎整個大陸的三分之一都被濃白的煙霧覆蓋。2500間房屋坍塌成廢墟,27人火海喪生,其中有3名消防員。

1月3日,《紐約時報》指出,澳大利亞這場大火已經燒毀1450萬英畝林地,相當于一個西弗吉尼亞州,是2018年加利福尼亞大火摧毀面積的三倍多,是2019年亞馬遜大火面積的六倍??茖W家估計,將近有十億本地動物面臨死亡,部分物種可能因此滅絕。

澳大利亞的這場火災不僅使本國遭受重大經濟損失,其造成的煙霧已經影響了世界其他國家。這場火災能否做到提前預防?誰應該為這場火災負責?

在大火持續燃燒4個月后,澳大利亞各方還在消防資金是否被削減的問題上相互“扯皮”,甚至拿中國的霧霾問題尋找“安慰”。

高溫干旱氣候異常  澳大利亞森林大火加劇燃燒

1月9日,澳大利亞氣象局發布報告說,2019年是澳大利亞100多年來平均氣溫最高,降雨量最少的一年。

2019年,澳大利亞的平均氣溫比歷年年均氣溫高1.52攝氏度,是自1910年有氣溫記錄以來的最高值。與此同時,澳大利亞干旱程度空前。數據顯示,2019年降雨量只有277毫米,是自1900年有降雨記錄以來的最低值。


2019年12月中旬,澳大利亞全國大部分地區遭受強烈的熱浪襲擊。12月16日,其平均最高溫度達到41.9攝氏度。尤其是澳大利亞東南部,受高溫影響更為嚴重。
相關資料顯示,自2017年以來,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的大部分地區出現了降雨不足的情況。去年9月,澳大利亞開始看到火災季的不祥征兆,位于昆士蘭州度假勝地“賓納布拉旅館”被大火燒毀。除了損失巨大,更讓科學家震驚的是,這種在原本陰涼潮濕的地方發生的火災極為罕見。

此前有科學家預測,隨著氣候的不斷惡化,澳大利亞的叢林大火將變得更加頻繁激烈。

澳大利亞氣象局指出,去年對澳大利亞氣候影響最大的是“印度洋偶極子(Indian Ocean Dipole, IOD)”,即西部印度洋海域海水溫度較高,導致季風延遲,澳大利亞因此氣溫升高、降雨減少。

“偶極子”是一種類似于厄爾尼諾現象的氣候現象,英國雷丁大學季風系統講師安德魯·特納(Andrew Turner)博士認為,印度洋偶極子事件發生時,降雨傾向于隨溫暖的水域移動,因此東非國家的降雨量會比平常多。另一方面,在印度洋東部——澳大利亞和東南亞海面溫度將低于正常溫度,該地區的降雨量將減少,變得更為干燥。
2019年,偶極子是60年來最強的,意味著印度洋西部地區的海水溫度升高,而東部相反。因此,2019年東部非洲的降雨和洪水高于平均水平,澳大利亞和東南亞干旱高于平均水平。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這個夏季的剩余時間里,澳大利亞氣溫可能仍高于平均水平,未來幾個月該國東部地區降雨量也將低于平均水平。

受氣候變化影響巨大  卻在“減排”方面消極應對

雖然全球面臨嚴重的氣候問題,各國不斷受到自然災害的侵。但是相關國家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方面,表現仍不積極。此次,災難性的火災讓人們更加關注澳大利亞政府在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方面的失敗。

根據聯合國近期給出的有關澳大利亞的氣候報告,幾乎沒有其他發達國家像澳大利亞那樣容易受氣候變化的影響。

聯合國給出的關于澳大利亞的氣候報告

即使二氧化碳排放量飆升,澳大利亞國內因各方利益嚴重分歧,很難在能源和氣候變化上達成共識。澳大利亞采礦歷史悠久,國內煤炭游說集團非常強大。

自1996年以來,澳大利亞歷屆保守派政府為了保護本國的化石燃料產業,在聯合國氣候談判中,態度消極。去年,一份來自澳大利亞國家檔案館的內閣文件資料顯示,1996年6月,澳大利亞政府在氣候變化中的總體目標是,維護國家貿易和經濟利益。

在應對氣候變化談判中,澳大利亞雖然承認“有必要對氣候變化采取有效全球行動”,但并不主張達成一項含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

如今,澳大利亞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煤炭和天然氣出口國。去年12月份英國《衛報》的一篇報道指出,在一份由新氣候研究所(New Climate Institute)、氣候行動網絡(Climate Action Network)和德國觀察(Germanwatch)等智庫機構聯合編制的《2020年氣候變化績效指數》報告中,針對國家和國際氣候政策的評估,澳大利亞被選為表現最差的國家。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對這場前所未有的國家危機的反應不是全力抗擊火災,而是保衛化石燃料行業。去年12月,在火情不斷加深的情況下,莫里森仍表示:“我不會放棄傳統行業,犧牲數以千計澳大利亞人民的工作機會。我們不會魯莽的行動,破壞工作和壓縮經濟目標”

消防資金是否遭到削減  工黨和自由黨展開激烈交鋒

發生在新南威爾士州的森林大火引起人們的憤怒,社交媒體上也在流傳“該州用于消防的資金被削減”。

2019年11月15日,新南威爾士州工黨領袖喬迪·麥凱(Jodi McKay)稱,“政府的預算文件顯示,新南威爾士州火災救援和鄉村消防部門面臨著4000萬美元的預算削減,這意味著更少的人在現場救火,更少的預算用于滅火”。

喬迪·麥凱 圖自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

實際上,早在2018年4月11日,另一位澳大利亞工黨高層潘妮·夏普(Penny Sharpe)在自己的個人網站上刊文,由于削減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等公共部門撥款,新南威爾士州的森林火災風險已經增加。通過估算的數據顯示,因員工的裁剪,公共部門正在艱難地完成國家公園的消防任務。

潘妮·夏普的網站給出數據,進行減災處理的土地面積在減少,火道沒有維護,鄉村消防工作急迫

從該網站給出的數據看,自2011年以來,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管理局已經削減超過1億美元的開支,有500多個全職崗位被裁剪,許多工作人員離開時帶走了幾十年的消防經驗和知識。

不過,部分澳大利亞國內媒體指出,消防服務是由地方和州政府及保險公司提供資金,這是一項復雜得安排。新南威爾士州州長格拉迪斯?貝雷吉克廉(Gladys Berejiklian),同時也擔任該州自由黨領袖,表示,政府為所有的緊急服務第一線提供了創紀錄的資金。

新南威爾士州鄉村消防事務專員肖恩·菲茨西蒙斯(Shane Fitzsimmons)支持州長格拉迪斯?貝雷吉克廉的說法,并對媒體表示,預算削減的說法是故意轉移人們注意力,是錯誤信息。他說,預算不僅沒有被削減,而且還打破了記錄,(消防部門)今天得到的錢比該組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多。

對于自由黨的辯護理由,工黨方面負責緊急事務的特里什·多伊爾(Trish Doyle)對此給出不同的看法,這屆政府過去常說,像消防員這樣的一線工作者不受削減公共服務預算影響,但是2019年政府開始削減消防機構的運作能力。同時,因為鄉村消防服務受到部門重組影響,2019年森林火災季節開始時,大量職位無人在職。

媒體與運動員吐槽中國霧霾尋找“安慰”

近日,有國內媒體刊出《沒有澳洲這場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國33年前這么牛逼!》一文,引起大量的關注和討論。但是,在查詢西方媒體相關報道時,發現他們在報道澳大利亞火災的同時,還不忘“酸一下”中國。

去年12月10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在報道悉尼因火災導致空氣惡化時,不忘“捎上”中國,稱雖然悉尼的空氣污染加重,但是仍低于北京,中國很多城市正在遭受更嚴重的污染。按照這家媒體的說法,就算澳大利亞因火災導致空氣污染加重,也還有中國的城市墊底。

截圖自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官網

除了澳大利亞媒體,在火災引起的空氣污染問題上,拿中國城市當“安慰”,澳大利亞運動員在討論火災有關問題時,也不忘吐槽中國。

1月5日,網球運動員諾瓦克·德約科維奇(Novak Djokovic )在談到澳大利亞火災時,直接將話題轉向了中國,聲稱“北京的網球公開賽的空氣質量太差,球員需要在球場上使用氧氣罐幫助他們在霧霾中呼吸”。對于德約科維奇的此番言論,CNN、《衛報》等多家西方媒體更是大加宣傳。

截圖自體育新聞網站Essentially Sport

結束語

導致澳大利亞這場大火肯定免不了氣候變化的因素,高溫少雨肯定使得火情加重。作為一個受氣候變化影響嚴重的國家,更應該在溫室氣體減排方面有所作為。此次大火教訓深刻,但澳大利亞黨派之間居然還在消防資金問題上互相“扯皮”,更是讓人大跌眼鏡。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14场胜负开奖结果